我们是网易企业邮箱,也是你的用户体验专家!
开通免费试用免费客服热线:4006-360-163
当前位置 >首页 >行业新闻 >科技新闻

与特斯拉作斗争的父亲 现实生活比死亡更糟糕

时间:2018-05-02 08:49:32发布人:

本文系网易智能工作室(公众号smartman 163)出品。聚焦AI,读懂下一个大时代!

【网易智能讯 3月3日消息】曾在2016年初时,48岁的高巨斌对未来抱有很高的期望,他计划在他退休之后,能够将他经营的一家物流公司最终将控制权交给其儿子高雅宁让他将来的生活无忧无虑。但他没想到的是,当儿子雅宁死于特斯拉Model S的车轮下时,他的计划瞬间灰飞烟灭,特斯拉Model S在中国的一条高速公路上撞毁,而高巨斌认为这辆车是在Autopilot自动驾驶状态中出现的故障导致他儿子的死亡,而Autopilot是特斯拉汽车的驾驶辅助系统的名字。这件事一直折磨着高巨斌到现在,他说:“我感觉活着比死亡更使人煎熬。”

高巨斌最后一次看到高雅宁的时间是2016年1月20日,即农历新年前的几天。当时,高巨斌的家人刚刚参加完一场婚礼,并且他看到他的儿子很开心。这场婚礼是由他女朋友的哥哥举办的,所以他花了一天时间去帮忙。

鉴于婚礼涉及到他未来亲戚家,基于中国的传统文化,所以意味着高雅宁应该积极协助规划女朋友哥哥的婚礼仪式,高巨斌本月接受Jalopnik采访时说,而且他也的确这样做了。 “他为婚礼做了很多后勤准备,准备婚车和接待客人等待,”高巨斌说。

婚礼结束后,高雅宁为父母安排车回家。他开着高巨斌的特斯拉Model S电动汽车,准备去见一些朋友。高巨斌说,在离开之前,他对儿子嘱咐道:“小心驾驶。”

回想起来,这是一个预兆。在高雅宁回家的路上,特斯拉Model S在东北地区河北省的一条高速公路上行驶时,撞上了扫路车的后部。在知道事故发生之后,他的家人认为,这辆汽车在当时是以Autopilot的模式进行驾驶的,原本该模式允许车辆在驾驶员发出信号后自动改变车道,管理车辆行进在道路上的速度并利用刹车制动以避免碰撞,但当时很明显出现了系统故障。

23岁的高雅宁在事故发生不久后抢救无效死亡。当地警方报告说没有证据表明这辆汽车当时刹车系统是否有效。

在中国的这次事故正好发生在对于特斯拉汽车来说的敏感时期。在2016年夏天,由于在当年早些时候美国佛罗里达州发生的涉及在自动驾驶仪中巡航的特斯拉Model S型车的事故,该汽车制造商及其半自动系统正面临美国汽车监管机构的严密审查。

但是没有人知道,就在佛罗里达州事件发生前几个月,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故障就已经导致了高雅宁抢救无效死亡。直到9月,当高巨斌首次公开谈论他在撞车事件中向特斯拉提起的诉讼时,这件事才被人所知。警方总结说,这件事故主要责任在于高雅宁自己,但高巨斌的诉讼指控是由于特斯拉和其销售人员夸大自动驾驶系统的能力使他儿子放松警惕导致的。

他在诉讼中请求北京当地一家法院授权对此事件进行独立调查,并且官方声明当时Autopilot模式已经启动。他提出诉讼只是想从特斯拉方面寻求官方道歉,然后希望特斯拉对这项功能进行完善。

图:司机的父亲高居斌

在路透社在2016年首先撰写关于这起诉讼的消息后,美国的多家新闻媒体跟随报道了高巨斌的案件,但人们对于该事件的关注度很快就消失了。据高巨斌在本月接受美国媒体Jalopnik的Skype电话采访时透露,该案仍在进行中。

他希望通过公开诉讼的方式能够引起对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有能力缺陷这一问题的更多关注,并迫使特斯拉改变部署该技术的方式。在去年美国提起的一项联邦诉讼引起了同样的担忧,称汽车制造商特斯拉将司机视为“测试半成品软件的beta测试者,称拥有特斯拉汽车是非常危险的选择”。而特斯拉方面称这一诉讼“不准确”,并称这是一种利用“不诚实的诉讼”以确保律师费作为合法的法律行动。

2016年9月,特斯拉公司表示,过于严重的损坏使得他们无法确定Autopilot是否是导致事故的主要原因。但事件发生后,特斯拉对该系统进行更新,以便如果驾驶员忽略重复的警告而不采取人工控制车辆,那么在车辆行驶至终点之前的其余时间内,他们将被禁止使用Autopilot自动驾驶模式。

特斯拉方面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说到,Autopilot自动驾驶模式会警告驾驶员要把手放在方向盘上,由于在测试到没有感应手在方向盘后会不断发出警告,“它随时都会提醒司机对车辆进行接管”。他们认为高雅宁在看到道路清扫车接近20秒内,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去接管控制汽车。

特斯拉发言人在向Jalopnik发表的声明中表示:“我们对Model S车型驾驶者在事故中失去生命深感悲痛。”而警方最终的调查结果表明,交通事故的主要原因是高雅宁没有按照操作规则对车辆进行安全驾驶,而次要原因是道路清扫车的“安全设施不完善”。

声明说:“自那时起,特斯拉一直在与一起正在进行的民事案件调查积极合作,全力帮助法院派出的第三方评估师审查车辆的数据。虽然第三方评估还没有完成,但我们没有理由相信这款车上的Autopilot自动驾驶的功能没有按设计的那样正常运行。”

图:坠毁后Jubin的S型

在Autopilot推出的第一年,2015年10月,由于该名称特征标记,特斯拉受到了强烈的批评。全球监管机构担心该名称对使用者具有误导性。而特斯拉一直认为,Autopilot自动驾驶系统只是一种驾驶辅助工具,而不是替代品,驾驶者被要求在车辆行驶时必须时刻注意道路情况。

但是,特斯拉的自动驾驶信息有时被批评为冲突并最终令人困惑。特斯拉车手继续推动该系统达到极限,一些制作视频显示Autopilot被汽车制造商不会正式认可的方式使用。

在事故发生后的几个月里,特斯拉汽车制造商开始试图开发具有挑战性的特斯拉半自动驾驶辅助系统,因此对自动驾驶仪的担忧似乎正在消失。汽车行业的未来的趋势向倡导更加自动化发展。

2017年初,国家高速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在给佛罗里达州致命的车祸中排除了汽车制造商和自动驾驶仪的责任之后,让特斯拉方面没有重视该技术的潜在缺陷。但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后来将部分责任归咎于自动驾驶仪,称驾驶员过度依赖特斯拉的驾驶辅助系统。 (NTSB只能提出安全建议,而NHTSA有权命令召回或罚款。)

在佛罗里达州的事故中,NTSB主席Robert Sumwalt说:“特斯拉的系统在事故发生前都按设计正常工作,但它被设计为在有限的环境中执行有限的任务。该系统给司机留下了太多依赖性,从而引导司机的注意力转移到驾驶以外的事情上。”

目前很少有涉及特斯拉汽车的自动驾驶系统故障导致的行驶事故,但鉴于商用汽车相对较新的自主驾驶技术,监管机构只对其功能如何运作有兴趣进行调查,即使是轻微事故也是如此。而法律体系尚未认真考虑到这一点。有关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推出的联邦诉讼正在等待中,第一起涉及由摩托车手向通用汽车提交的自动驾驶汽车的事故仅在1月份出现过一次。

特斯拉方面以前说过,“任何车辆都可能被滥用。”

“例如,没有汽车可以防止司机选择在道路上以非常高的速度行驶的行为,或者在城市街道上使用巡航控制系统,”特斯拉方面说道。 “相反,特斯拉采取了很多措施来防止司机不恰当地使用自动驾驶系统。”

但是特斯拉车主不断发布滥用系统的例子,引发人们担心有些人不理解Autopilot的局限性,或者过分依赖它。

琼山区在1月份的特斯拉司机撞上加利福尼亚高速公路上的一辆停放的救火车后,据调查称当时Model S型汽车以自动驾驶模式驾驶后,人们对该技术的担忧被重新燃起。

作为回应,NTSB和NHTSA都对自动驾驶仪的使用进行了新的调查,重新调出高巨斌在儿子两年前特斯拉轿车事故后的一些调查结果及批判的方面。

特别值得考虑的是,特斯拉如何能够做到足以确保驾驶员不会误用自动驾驶功能呢?

如果自动驾驶仪在高雅宁的事故发生时进入正式运行状态,那么我们无法得出责怪特斯拉方面的结论。而特斯拉声称高巨斌的汽车损坏使得它无法传输日志数据,因此该公司“无法知道Autopilot是否在事故发生时出现故障”。

但高巨斌认为他拥有足够的证据记录的车载录像,在一位检查剪辑的专家的报告以及其他特斯拉车主的轶事评论中也证明了这一点。

正式的调查报告尚未完成,但高巨斌的律师Cathrine Guo在周二告诉Jalopnik,特斯拉的美国总部已经翻阅了一份文件,该文件能够对安装在S型号的SD存储卡上生成的数据进行解码。该文件记录了在当时汽车和司机互动的行为,并显示Autopilot在事故发生时是处于开启状态的。

当被问及答复时,特斯拉提到了发言人的声明,该声明说:“虽然第三方评估尚未完成,但我们没有理由相信自动驾驶仪在这款车上的功能并非按设计的那样运行。”

在摄像机中,S型车辆似乎以平稳行驶,以车道为中心。 “即使当时在道路崎岖的条件下,”高巨斌说,“但这并没有改变路线。”

高巨斌还与特斯拉车主和专家进行了交谈,他表示他们认可当时自动驾驶仪肯定是在运作的。

在最初的庭审中,高巨斌的律师表示特斯拉S型轿车的速度在碰撞前的八分钟内保持一致。高巨斌说,他在北京交通大学找到了一位自动驾驶技术专家的教授。 高巨斌在回顾了视频和相关文件后说:“教授认为,自动驾驶系统故障就是事故发生原因。”高巨斌的律师还补充道,高雅宁当天没有饮酒。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最近授权高巨斌推动进行第三方检查,以确认自动驾驶是否有效,并且调查可能在本月初开始,郭律师说。

“根据我所有的信息,”高巨斌通过他的律师翻译了这个谈话。 “我相信这个事故是由自动驾驶引起的。”

在接受Jalopnik的近两小时的采访中,高巨斌不得不暂停几次来稳定自己的情绪。他说,高雅宁是一位“非常善良,无私的人”。

“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当他和他的朋友一起玩时,他总是从家里拿出零食并分享给他们,”高巨斌说。 “当一些孩子没有分到食物时,他会回到家中并拿更多的分享给他们。”

“他一直非常了解父母,帮助我们照顾他的妹妹,也是一直自己洗衣服,”他接着说。 “每当我们四个人出去时,就像三个父母和一个孩子一样。这是一个非常幸福,美丽的家庭,突然之间它就消失了,事实就是这样。”

高雅宁的家人居住在中国河北省邯郸市,高巨斌最初在煤炭行业工作。后来,他开办了一家物流公司并承包了一些公共服务工作。

高巨斌说他的儿子在军队中度过了两年。他回到家后,申请了当地的大学学习工商管理。高巨斌说,他计划让他的儿子有一天能够接管物流公司。

“但我没有想到一切都是徒劳,”他说。

高雅宁生前最后的时刻被摄像机捕捉到,该摄像机安装在特斯拉汽车仪表板上,而镜头可以拍摄到从挡风玻璃到路上的情况。 高巨斌的律师向Jalopnik提供了约两分半钟的视频,这也是中国央视2016年9月首次发布的事故视频。

该视频显示了当时在相对晴朗的天气下沿着四车道公路进行自动巡航的白色轿车,当汽车从中间路线驶向左侧车道时,高雅宁当时正在开心地唱歌。

汽车继续沿着道路行驶,并且似乎以相同的速度行驶。突然,Model S型车前面的一辆汽车进入中央车道,随后一辆橙色的道路清洁车在高雅宁驾驶的车辆前面出现,最后发生了事故。

自动驾驶仪旨在使用自适应巡航控制来调整速度。例如,如果一个物体出现在汽车的道路上,那么汽车上的视觉和音频感应系统应该停止运作,并提醒驾驶员重新开始手动控制车辆。根据视频上看,在当时没有任何警报提示,并且在高雅宁的汽车撞上卡车之前,Model S型车从未减速。

无论自动驾驶系统是否打开,特斯拉车辆都配备了自动紧急制动技术,该技术可以提醒驾驶员在潜在的危险距离里进行制动。如果司机没有及时做出反应,汽车应该自动刹车。

但是,特斯拉的车主手册指出,Autopilot并不擅长在高速行驶情况下识别静态车辆。 “交通感知巡航控制系统无法检测到所有物体,并且可能无法为探测到静止的车辆制动/减速,特别是在驾驶时速超过50英里/小时(80公里/小时)且您正在跟踪的车辆驶出行驶路线时,在你面前的静止的车辆或物体会难以全部检测到。

事故发生时,高巨斌已经回家了。在采访中,高巨斌说在当时,特斯拉的一位客户服务代表打来电话,并告诉他“我们发现您汽车的安全气囊爆炸了。”

“当时我说,我儿子今天在开车,所以我不知道细节,你应该挂断电话打给我的儿子,并找出发生了什么问题,“高巨斌说。

不久之后,高雅宁的一位朋友告诉高巨斌说他的儿子发生了严重的事故。 高巨斌和他的妻子立即离开并开车前往事故现场。

当他们到达时,高巨斌看到的是可怕的场景。

“我到了那里,看到这辆车成了无数的碎片,很多血从车里流到了地面,”他说。 “血液覆盖了地面上的一大片区域。我们感到非常难过。这是一种非常糟糕的感觉,我的妻子在我已经完全撞坏的车里为我儿子祈祷。我们到了医院,医生告诉我,他们尽力了。”

在儿子的事故发生后的这些日子,由于高巨斌陷入悲痛而无法全心投入工作,他的物流公司造成了损失。他暂停了物流公司的工作,并通知每个员工这一消息。 高巨斌现在只专注于诉讼和照顾他的家人。

“他走了,我们不知道如何继续下去,”高巨斌说。 “现实生活比死亡令我感觉感觉更糟糕。”

高巨斌主要投诉的原因是他称之为特斯拉误导性的自动驾驶仪广告。自2015年推出该系统以来,该汽车制造商已经从消费者倡导者中脱颖而出,因为宣传视频显示特斯拉汽车上的司机在他们的汽车行驶时可以读书甚至睡觉。

高巨斌表示,特斯拉需要去承担一些客户错误看待自动驾驶仪的功能的责任。

他还特别指出,他在购买Model S后与高雅宁进行了一次对话,高雅宁当时提到,一位特斯拉销售人员告诉他,自动驾驶系统可以帮助驾驶员处理所有驾驶功能。

“如果你使用了自动驾驶模式,你可以在高速公路上睡觉,然后让它自动操作。它会知道什么时候刹车或转弯,并且你可以安心地听音乐或喝咖啡。”高巨斌总结了销售人员所说的话。

在高雅宁发生事故去世后,这个采访被公布。据路透社报道,特斯拉的一些中国销售人员,例如,在为顾客进行自动驾驶示范期间,他们将双手从方向盘上放开。 (特斯拉的中国销售人员后来被告知要明确地提醒顾客关于自动驾驶仪的限制。)

高巨斌说他的儿子被销售人员误导,他们夸大了Autopilot系统的能力。他声称,特斯拉方面甚至在高雅宁这一事件发生后仍然继续他们的鼓吹宣传。

“当我到一家特斯拉汽车零售店的时候,他们仍然在做类似的车辆推销方法,也在网上做广告,你如何边驾驶边睡,喝咖啡,反正不用人工驾驶,干什么都可以。”高巨斌说。

在高巨斌于2016年7月初次提交诉讼后,特斯拉从其中国网站和营销材料中删除了Autopilot和中文术语“自动驾驶”的宣传语。华尔街日报当时报道说,“汽车可以自驾”这句话被特斯拉改为“zi dong fu zhu jia shi”,意思是自动驾驶辅助系统。

高巨斌的律师说:“当你听到自动驾驶时,当你听到它被描述为那样安全时,尤其是在高速公路上,它与辅助自动驾驶的描述完全不同。 这是我们起诉特斯拉的原因之一。”

特斯拉的汽车制造商目前正在测试全自动汽车,但行业内没有人期望他们可以在未来几年内可以公开发售。 高巨斌支持自主驾驶技术的发展,但他敦促世界各地的司机谨慎小心,充分理解该类型汽车的局限性。

“我希望更多的特斯拉汽车的使用者意识到这一点,”他补充说,“以避免高雅宁这样的事故再次发生。”

该起诉最初诉讼方要求特斯拉方面赔偿约2,000美元,以补偿家人对高雅宁逝世的悲痛。但此后该诉讼已被修改,现在的赔偿额约500万元人民币(约合75万美元)。如果他胜诉,高巨斌说,他计划用一部分钱创办一个慈善基金来警告更多的特斯拉车主不要轻易相信和使用Autopilot自动驾驶仪功能。

“我希望不会有像我们这样的家庭悲剧再次出现,”他说。

高巨斌认为,汽车行业在全自主驾驶方面的技术进步是值得肯定的,但他认为Autopilot的技术远不到可以面向大众使用的水平。

“特斯拉应该在它确定完全开发之后再发布这个功能,”高巨斌说,“而不是在完善它的过程中就匆忙发布。”

更新:作为回应,特斯拉发言人说,驾驶者的父亲告诉特斯拉的人员,他的儿子非常了解自动驾驶仪,并且一遍又一遍地阅读了Model S的车主手册。

此外,该汽车制造商提醒Jalopnik需要注意的是,该汽车的警告系统Autosteer当时处于Beta测试版,所以需要驾驶员将双手时刻放在方向盘上,而不应该用于急转弯和可疑车道标记的道路上,并且提醒驾驶员人工操作驾驶,该手册还说明驾驶员需要在驾驶时有责任对系统反应进行时刻监控。

(选自:jalopnik 编译:网易见外 参与:付曾)

(责任编辑:郭银双_NBJS5731)


我们是网易企业邮箱,也是你的用户体验专家

突破传统企业邮箱办公模式,为员工沟通效率提速

联系电话:4006-360-163立即开通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